草叶集3正文

草叶集3

    自己之歌

    1

    我赞美我自己,歌唱我自己,

    我所讲的一切,将对你们也一样适合,

    因为属于我的每一个原子,也同样属于你。

    我邀了我的灵魂同我一道闲游,

    我俯首下视,悠闲地观察一片夏天的草叶。

    我的舌,我的血液中的每个原子,都是由这泥土

    这空气构成,

    我在这里生长,我的父母在这里生长,他们的父

    母也同样在这里生长,

    我现在是三十七岁了,身体完全健康,

    希望继续不停地唱下去直到死亡。

    教条和学派且暂时搁开,

    退后一步,满足于现在它们所已给我的一切,

    但绝不能把它们全遗忘,

    不论是善是恶,我将随意之所及,

    毫无顾忌,以一种原始的活力述说自然。

    2

    屋宇和房间里充满了芳香,框架上也充满了芳香,

    我自己呼吸到这种芳香,我知道它,我欢喜它,

    这种芬芳的气息,要使我沉醉,但我不让自己沉醉。

    大气并不是一种芳香,它没有熏香之气,它是无嗅的物质,

    但它永远适宜于我的呼吸,我爱它,

    我愿意走到林边的河岸上,去掉一切人为的虚饰,赤裸了全身,

    我疯狂地渴望能这样接触到我自己。

    我自己呼出的气息,

    回声、水声、切切细语、爱根草、合欢树、枝杈和藤蔓,

    我的呼气和吸气,我的心的跳动,血液和空气在我的肺里的流动,

    嫩绿的树叶和干黄的树叶,海岸和海边的黝黑的岩石和放在仓房里面的

    谷草所吐的气息,

    我吐出来散布在旋风里的文字的声音,

    几次轻吻,几次拥抱,手臂的接触,

    在柔软的树枝摇摆着的时候,枝头清光和暗影的嬉戏,

    独自一人时的快乐,或在拥挤的大街上、在田边、在。

    冲动,冲动,冲动,

    永远是世界的生殖的冲动!

    相反而相等的东西从膝陇中产生出来,永远是物质,永远在增加,永远

    是性的活动,

    永远是一致的结合,永远有区分,永远是生命的滋生。

    这用不着详为解释,博学的人和愚昧的人都感觉到确是如此。

    如同最确定的东西一样地确定,完完全全地正直,结结实实地拴牢在一

    起,

    如同马匹一样地强壮、热情、骄傲、有电力,

    我和这种神秘,我们站在这里。

    我的灵魂是明澈而香甜的,非我灵魂的一切也是明澈而香甜的。

    一者缺则二者俱缺,不可见的东西由可见的东西证明,

    等到它又变为不可见的东西的时候,那就轮到它又被别的东西所证明。

    指出最美好的,并把他同最坏的东西区别开来,是一世代带给另一世代

    的烦恼,

    但我知道万物都是非常和谐安定的,当他们争论着的时候,我却保持沉

    默,我自去沐浴,赞美我自己。

    我的每一种感官和属性都是可爱的,任何热情而洁净的人的感官和属性

    也是可爱的,

    没有一寸,没有一寸中的任何一分是坏的,也没有任何一部分比其余的

    对我较为陌生。

    我己很满足,——我看,我跳舞,我欢笑,我歌唱;

    紧抱着我那和我相爱的同寝者,通夜睡在我的身边,当天一亮,就轻脚

    轻手地走了,

    留下盖着白毛巾的篮子,满屋子到处都是,

    难道我应当踌躇于接受和认识,并责备我的两眼。

    叫它们别向大路上凝望,

    而应立刻为我清清楚楚地核算,

    这一件值多少,那两件值多少,或究竟哪一件最好么?

    4

    旅行者和探问者围绕着我,

    我所遇到的人民,我早年的生活,或者我所生存的市区或国家对于我的

    影响,

    最近的消息、新的发现、发明、社会、新的和旧的著作家、

    我的饮食、衣服、亲朋、外表、问候,债务,

    我所爱的一些男人或女人的实际的或想象的冷漠,

    我的家人或我自己的病患或错误、金钱的遗失或缺乏、或抑郁不欢、或

    者情绪高昂,

    战役、内争的恐怖、可疑的新闻的狂热、时紧时松的事件,

    这一切日日夜夜接近我,又从我这里离去,

    但这一切并不是我。

    不管任何人的拉扯,我站立着,

    快乐,自足,慈悲,悠闲,昂然地独立着,

    往下看,仍然一直挺着胸膛,或者屈着一条胳臂靠在一个无形的但是可

    靠的支柱上,

    歪着头看着,好奇地观望着,且看会有什么事发生,

    自己身在局中而又在局外,观望着亦为之惊奇。

    往回看,我看见了我过去的日子,我流着汗同语言学家和辩论家在云雾

    中争斗,

    现在我没有嘲笑和申辩,我只是看着,期待着。

    5

    我相信你,我的灵魂,但我绝不使别人向你屈尊,

    你也不应该对别人自低身份。

    和我在草上优游吧,松开你的嗓子,

    我不需要言语、或者歌唱、或者音乐,不要那些俗套或一番演说,即使

    是最好的我也不需要,

    我只喜欢安静,喜欢你的有调节的声音的低吟。

    我记得有一次我们如何躺在明澈的夏天的清晨。

    你如何将你的头,压住我的大腿,柔和地在我身上转动。

    并撕开我胸前的汗衣,将你的舌头伸进我裸露着的心,

    直到你触到了我的胡子,直到你握住了我的双足。

    立刻一种无与伦比的安宁与知识,迅速地在我的周围兴起和展开,

    因此我知道了上帝的手便是我自己的诺言。

    上帝的精神便是我自己的弟兄,

    而一切出生的人也都是我的弟兄,一切女人都是我的姊妹和我所爱的人,

    而造化的骨架便是爱,

    无穷无尽的是僵枯地飘落在田地里的树叶子,

    和叶下的快乐,也感觉到地狱的痛苦,

    我使快乐在我身上生根并使之增大,我把痛苦译成一种新的语言。

    我是男人的诗人,也是女人的诗人,

    我说女人也同男人一样的伟大,

    我说再没有什么能比人的母亲更为伟大。

    我歌唱着开展或骄做的歌,

    我们已经低头容忍得够久了,

    我指出宏伟只不过是发展的结果。

    你已超过了所有的人么?你已做了总统么?

    这算不了什么,他们每一个人都不仅会赶上你,并且还要前进。

    我是一个和温柔的、生长着的黑夜共同散步的人,

    我召唤那半被黑夜抱持的大地和海洋。

    压得更紧些吧,裸露着胸膛的黑夜——更紧些啊,有魅力的发人深思的黑夜呀!

    南风的夜——硕大的疏星的夜呀!

    静静的低着头的夜,——疯狂的裸体的夏天的夜呀!

    啊,喷着清凉气息的妖烧的大地,微笑吧!

    长着沉睡的宁静的树林的大地呀!

    夕阳已没的大地,——载着云雾萦绕的山头的大地呀!

    浮着刚染上淡蓝色的皎月的光辉的大地呀!

    背负着闪着各种光彩的河川的大地呀!

    带着因我而更显得光辉明净的灰色云彩的大地呀!

    无远弗届的大地——充满了苹果花的大地呀!

    微笑吧,你的情人现在已来到了。

    纵情者哟,你曾赠我以爱情,——我因此也以爱情报你!

    啊,这不可言说的热烈的爱情。

    22

    你,大海哟!我也委身于你吧——我能猜透你的心意,

    我从海岸上看见你的伸出弯曲的手指召请我,

    我相信你不触摸到我就不愿退回,

    我们必须互相扭抱,我脱下衣服,远离开大地了

    软软地托着我吧,大浪摇簸得我昏昏欲睡,

    请以多情的海潮向我冲击,我定能够以同样的热爱报答你。

    浪涛延伸到陆地上来的大海哟,

    呼吸粗犷而又阵阵喘息的大海哟,

    供人以生命的盐水而又随时给人准备下无需挖掘的坟墓的大海哟,

    叱咤风云,任性而又风雅的大海哟,

    我和你合为一体,我也是既简单又多样。

    我分享你的盈虚,我赞颂仇恨与调和,

    我赞颂爱侣和那些彼此拥抱着睡眠的人,

    我处处为同情心作证,

    (我将清点房子里的东西,而把安放这些东西的房子漏掉么?)

    我不单是善的诗人,我也并不拒绝作一个恶的诗人。

    那些关于道德和罪恶的空谈是什么呢?

    邪恶推动我,改邪归正推动我,我完全无所谓,

    我的步法并不是苛求者或反对者的步法,

    我滋润一切生长物的根芽。

    你曾经害怕那长期坚硬的妊娠会是某种瘰疬病么?

    你曾经猜想到天国的法律还需要重新制定和修正么?

    我看到了一切处于均衡状态,相对的一边也处于均衡状态,

    软弱的教义也如同坚强的教义一样是一种可靠的帮助,

    现在的思想和行为震醒我们使我们及早动身前进。

    我现在的这一分钟是经过了过去无数亿万分钟才出现的,

    世上再没有比这一分钟和现在更好。

    过去的美好的行为,或者现在的美好的行为都不是什么奇迹,

    永远使人感到惊奇的是怎么会有一个卑鄙的人或一个没有信仰的人出

    现。

    23

    无数年代有无尽的语言流露!

    我的语言乃是现代人的一个字,“全体”。

    这个字代表着一种永不消失的信仰,

    现在或此后它对于我都一样,我绝对地接受“时间”。

    只有它完整无缺,只有它使一切圆满,完成,

    只有那种神秘的不可理解的奇迹使一切完成。

    我承认“现实”,不敢对它发生疑问,

    唯物主义自始至终贯穿在一切之中。

    为实用科学欢呼呀!为精确的论证高呼万岁!

    把跟松杉和丁香花的枝叶混合在一起的万年草拿来吧!

    这是辞典编纂家,这是化学家,这告诉你古文字的语法,

    这些水手们曾驶着船通过了危险的不知名的大海,

    这是地质学家,这是在作着解剖工作,这是一个数学家。

    绅士们哟!最大的尊敬永远归于你们!

    你们的事实是有用的,但它们并不是我的住所,

    我只是通过它们走进我的住所所在的一块场地

    我的语言涉及已经说过的物的属性比较少,

    而是更多地涉及没有说出的生命、自由和解脱,

    所贬的是中性的或被阉割的东西,所褒的是充分发育的男人和女人,

    它为反叛活动呜锣助威,与流亡者和图谋叛逆的人厮守在一起。

    24

    瓦尔特惠特曼,一个宇宙,曼哈顿的儿子,

    粗暴、肥壮、多欲、吃着、喝着、生殖着,

    不是一个感伤主义者,不高高站在男人和女人的上面,或远离他们,

    不谦逊也不放肆。

    打开大门上的锁!

    从门柱上撬开大门!

    任何人贬损别人也就是贬损我,

    一切人的一言一行最后都归结到我。

    灵性通过我汹涌起伏,潮流和指标通过我得到表露。

    我说出最原始的一句口令,我发出民主的信号,

    上帝哟!如非全体人在同样条件下所能得到的东西,我决不接受。

    由于我,许多长久缄默的人发声了:

    无穷的世代的罪人与奴隶的呼声,

    疾病和失望者,盗贼和佛儒的呼声,

    准备和生长的循环不己的呼声,

    连接群星之线、子宫和种子的呼声,

    被践踏的人要求权利的呼声,

    残废人、无价值的人、愚人、呆子、被蔑视的人的呼声,

    空中的云雾、转着粪九的甲虫的呼声。

    通过我而发出的被禁制的呼声:

    性的和肉欲的呼声,原来隐在幕后现被我所揭露的呼声,

    被我明朗化和纯洁化了的淫亵的呼声。

    我并不将我的手指横压在我的嘴上,

    我对于腹部同对于头部和心胸一样地保持高尚,

    认为欢媾并不比死更粗恶。

    我赞赏食欲和色欲,

    视觉、听觉、感觉都是神奇的,我的每一部分及附属于我的一切也都是奇迹。

    我里外都是神圣的,我使触着我或被我所触的一切也都成为神圣的东西,

    这腋下的芬芳气息比祈祷还美,

    这头脸比神堂,圣经,和一切教条的意义更多。

    假使我对事物的崇拜也有高低之别,那我最崇拜的就是我自己的横陈的

    身体,或它的任何一部分,

    你是我的半透明的模型!

    你是我的荫蔽着的棚架和休息处!

    你是坚固的男性的犁头!

    凡有助于我的耕种栽培的,一切也全赖你!

    你是我的丰富的血液!你那乳色的流质,是我的

    生命的白色的液浆!

    你是那紧压在别人胸脯上的胸脯!

    我的脑子,那应当是你的奥秘的回旋处!

    你是那洗濯过的白菖蒲的根芽、胆怯的水鹬、守

    卫着双生鸟卵的小巢!

    你是那须发肌肉混合扭结在一处的干草!

    你是那枫树的滴流着的液汁,成长着的麦秆!

    你是那慷慨的太阳!

    你是那使我的脸面时明时暗的蒸汽!

    你是那辛劳的溪流和露水!

    你是那用柔软的下体抚摩着我的和风!

    你是那宽阔的田野、活着的橡树的树枝、我的曲折小道上的游荡者!

    你是一切我所握过的手、我所吻过的脸、我所接触到的生物!

    我溺爱我自己,这一切都是我,一切都这样的甘甜,

    每一瞬间,和任何时候发生的事情都使我因快

    乐而微颤,

    我不能说出我的脚踝如何地弯曲,也不能说出

    我的最微弱的愿望来自何处,

    我不能说出我放射出的友情的根由,也不能说出我重新取得的友情的根由。

    我走上我的台阶,我停下来想它是否是真实的,

    一道照在我窗子上晨间的紫霞比书里面的哲理更使我感到满意。

    看看甫曙的黎明!

    一线微光便使那无边的透明的暗影凋零,

    空气的味道对我是那样地甘美。

    移动着的世界的大部分在天真的欢跃中默默地升上来了,放射出一片清新,

    倾斜地一起一伏地急进。

    我不能看见的某种东西高举起它的色具。

    一片汪洋的透明的液汁喷泼遍天上。

    大地端庄地呆在天的旁边,它们的结合一天一天更为密切,

    那时在我头上的东方发出的挑战语,

    嘲弄和威吓,“那么看吧,看你是否能主宰一切!”

    25

    耀眼而猛烈的朝阳会如何迅速地把我杀死,

    假使我不能在现在并且永久地把朝阳从我心中送出,

    我们也是同太阳一样耀眼而猛烈地上升。

    啊,我的灵魂哟,我们在黎明的安静和凉爽中找到了我们自己。

    我的呼声能达到我的眼光所不能达到的地方,

    由于我的喉舌的转动,我绕遍了无数大千世界。

    语言是我的视觉的挛生弟兄,语言不能用语言衡量,

    它永远刺激我,它讥讽他说着,

    “瓦尔特,你藏在心头的东西不少,那么为什么你不把它拿出来呢?”

    得了吧,我不会受你的诱惑,你太注重发出的声音了,

    啊,语言哟,你不知道在你下面的花苞是怎样地含而未放么?

    在黑暗中期待着,被霜雪掩盖着。

    泥土在我的预言般的叫喊中剥落了,

    我是一切现象的起因,最后使它们平衡,

    我的知识,是我的身体活着的部分,它和万物的意义符合一致,

    幸福,(无论谁听到了我说幸福,让他或她就在今天出发去寻求它吧。)

    我不给你我的最终的价值,我不能把真我从我抛出去,

    回绕大千世界,但永不要想来回绕着我,

    我只要向你观望着就能引出你最光泽的和最优美的一切。

    写和说并不能证明我,

    一切证明及别的一些东西我都摆在脸上,

    我的嘴唇缄默着的时候,我将使一切怀疑者完全困惑。

    26

    现在我除了静听以外什么也不做了,

    我将我所听到的一切放进这诗歌,要让各种声音使它更为丰富。

    我听到了鸟雀的歌曲、生长着的麦穗的喧闹火焰的絮语、烹煮着饭食的

    柴棍的爆炸,

    我听到了我所爱的声音、人的语言的音响,

    我听到一切声音流汇在一起,配合、融混或彼此追随,

    城市的声音、郊外的声音、白天和黑夜的声音,

    健谈的青年人们对那些喜爱他们的人的谈话、劳动者吃饭时候的高声谈

    笑,

    友情破裂的人的嗔怨的低诉、疾病者的微弱的呻吟、

    双手紧按在桌子上的法官从苍白嘴唇中宣告的死刑判决,

    码头旁边卸货的船夫们的吭唷歌、起锚工人的有节奏的合唱,

    警铃的鸣叫、火警的叫喊、铃声震耳灯光灿烂的飞驰着的机车和水龙皮

    带车的急响,

    汽笛的鸣叫、进站列车的沉重的隆隆声,

    双人行列前面吹奏着的低缓的进行曲,

    (他们是出来送葬的,旗杆顶上缠着一块黑纱。)

    我听到了提琴的低奏,(那是青年人内心深处的哀怨,)

    我听到了有着活塞的喇叭的吹奏,它的声音很快地滑进我的耳里,

    他在我的胸腹间激起一种快活的震动。

    我听到合唱队,那是一出宏伟的歌剧,

    啊,这是真的音乐,——这很合我的心意。

    一个与世界同样广阔而清新的男高音充满了我,

    他的圆形的口唇所吐出来的歌声丰盈地充满了我。

    我听到一种极有训练的女高音,(她这是在作什么呢?)

    乐队的歌曲使我在比天王星的历程还要更广阔的圈子里旋转,

    它在我心中激起了一种我从不知道自己具有的热情,

    它浮载着我,我以被悠缓的音波舐抚着的赤裸的足尖行进,

    我被惨厉而猛烈的冰雹所阻,我几乎停止了呼吸,

    我浸沉在蜜糖般的醉人的毒汁之中,我的气管受到了死的窒息,

    最后我又被放开来,重又感触到这谜中之谜,

    而那便是我们所谓的生。

    27

    可以以任何形式存在的东西,那是什么呢?

    (我们迂回循环地走着,但所有的我们,却永远会归回到原处,)

    假使万物没有发展,那么在硬壳中的蛤蜊当是最满足的。

    我身外却不是结实的硬壳,

    无论我或行或止,我周身都有着感觉迅速的传导体,

    它们把握住每一件物体,并引导它无害地通过我。

    我只要动一动,抚摩一下,用手指感触到一点什么,我就觉得很幸福了,

    使我的人身和别人的人身接触,这对我就是最快乐的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咪乐|直播|站   孙波在致辞中说,40万吨首制船的交付,是中船重工武船集团和工银租赁合作发展的一项重要成果,对于提高双方市场竞争力和品牌知名度,进一步推进良好合作关系具有积极意义。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

牛巴阅读网 - 提供课外书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图书章节均为网络搜集,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发邮件(253993642#qq.com)联系我们,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谢谢!

请牢记: www.new-8.com 牛巴课外书大全网 备案号:鲁ICP备17026095号-3

百度